差旅客服热线:028-65557315 028-65557514

阅卷老师竟不知道该打多少分,这篇2016年高考作文到底写了什么?

差旅千人会

2016年全国卷高考作文题:

高考作文(差旅壹号)

然后,年度首个阅卷老师不知道该打多少分的作文新鲜出炉了。
小编看了也不知道该打多少分,不说了,自己看:

落雪是泪,雪化是歌

【壹】不止女学霸

我叫风,家在北海,高中离银滩很近。景色宜人,总是太过催情,学校里出双入对的很多,但我是个特例。

不是因为条件差,反而是因为条件太好。我是学霸,女学霸,就是那种常常拿100分,偶尔拿98分都会自责的女生。年级1000多号人,几乎没出过前50名。

在众多普通又青涩的女生中,我长得虽称不上惊艳,但也算清新耐看,加上永远吃不胖的身材,走在学校里也是一道风景。

也常听说有其他班上的男生打听关于我的情况,但我都一笑置之。我知道这些男孩子,学习好的长的一般,长的好的学习不行。面对我这种外貌和学习双高的女生,他们也破题无术,只是打听罢了。

再加上做军人的父亲和做教师的母亲,家教甚严,我一直以为那些风花雪月与己无关。过早含苞的情与爱,不过是懵懂青年时的游戏,迟早都会Game Over,永远不会有盛开的一天。而征战高考,顺利发挥,考进理想中的同样是在一座海滨城市的北方名校,才是我确定无疑的成长路径。

然而人生总是有无数不期而遇的拐点。

【贰】樱木花道

樱木与我同级不同班,本名凡,但是那张干静帅气的脸、天生透红的精神的短发和一手绝佳的球艺,都像极了动漫里的樱木花道,毋庸置疑的成为女生心中的校草,女生们毫不掩饰的把他作为围观的偶像,并总是在他进球之后竭斯底里、此起彼伏的喊他樱木。除了帅,听说他家还很有钱,而且出手大方,打完球常常请队友去学校食堂嗨一顿。

现代高中腐女太多,长得帅的男生在学校里总免不了被八卦,我也是偶尔听闻凡与各个年级的美女纠缠不清。

然而这些都与我无关。虽然也经常看男生们打球,但只会为绝佳的进球叫好,而不看谁是投手。更重要的是,这位校草是个学渣,就是常常拿55分,偶尔拿61分都该庆祝,常常徘徊在年级八九百名那种男生。这样的男生总给人痞里痞气的印象。

凡与我,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,本就应该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。

高三上学期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,当我穿过沸腾的篮球场,匆匆赶往图书馆上自习时,一颗篮球卯足了劲跃出球场径直向我飞来,还好只是擦着左肩飞过,然后便见一身湿透的凡拨开围观的人群追了出来。看到我时,他愣了愣,然后去捡起了停在树下草丛的皮球。当他折身回来走到面前时,我还惊魂未定地杵在原地。

“撞到你了吧?”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。

“没有,差点。”我微微皱了下眉。

“真是对不起,啊,对不起”。

“没关系,我没事。”说完,我不顾凡还留在原地,径直向图书馆走去。

【叁】赌注

过了几天,我正在图书馆晚自习,一个身影突然咚的一声坐到我旁边的位置上,准确的说,咚的一声来自丢在桌上的书包。

抬头一看,正是凡。

“嘿,那天真是不好意思,吓到你了”,他明显把声音压低了,但在安静到寂静的图书馆,还是听的非常清楚。

我都几乎淡忘了这件事,“真的没关系,而且也没撞到我”,我回答。

有那么一刹那,我很疑惑他来做什么。道歉?犯不着。来图书馆自习?不是他这号人物的风格。或者是来跟我套近乎?但我们可是两个世界的人啊。

“我们一起上自习吧。”他说了一句令我莫名觉得有些冒犯的话,学霸和学渣可能在一起上自习?

“我上我的自习,你上你的自习,‘一起’俩字是多余的”,我有些生气的说。

他有些尴尬,但是瞬间恢复了作为校草应有的神气。“怎么,邓爷爷不是说过,先进带后进,学霸带学渣,才能实现共同富裕?”

“呵,你已经富裕了,我还在努力奔小康。和你共同富裕并不是我的理想,只请‘樱木’同学不要影响到我就行了。还有,建议你还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自习上了吧,你妈妈该喊你回家吃夜宵了。”我没好气的说完低下头继续看书,对他这样不识趣的人,不用太客气。

他并没有立即吭声,我觉得空气瞬间有点凝固,忍不住抬头看他,正好碰上他直楞楞的看着我,若有所思。抛开学习和痞气不说,凡的五官长得确实精致,特别是他的黑色瞳孔,此时竟透着些与其肤浅形象不太相符的深邃的蓝色光芒。

“林晓风”,他终于说话了,“你敢不敢跟我打一个赌?如果我期末考到年级前300名,下学期咱俩就一起上自习。”

呵呵,我本想笑,但看他认真的样子,并没有笑得出来。别说300名,你能进到600名都只有求老天看花眼了。那又何尝不可呢,说句下台阶的话,让他快点离开图书馆吧。

“行啊,别说上自习,你要考到年级前300名,我跟你约会都可以。”

“一言为定!”他有些急切地接下我的话,仿佛是要来个一锤定音。

“嗯”,我头也不抬,眼角的余光瞟到他拎起桌上的书包起声离开。当我感觉他已走远时抬起头来,发现走到图书馆门口的凡也转身看我。见我抬头,他脸上绽开笑,左手直直举起做了个篮球里的防守姿势,然后转身快步离开。

那个姿势,应该是要强调一言为定的“一”吧。

【肆】上帝的骰子

高三下学期,开学已经两周,南方的春天已蓬勃而至。

最后一学期的冲刺将要决定我的一生,这个意识令我激动与期待。我不会像其他同学一样有太多焦虑。家庭合睦,父母对我虽然严格管教但更关爱有加,从小到大我都是班上的优等生,不像一些男生成绩大起大落,我的自信来源于我一向稳定的成绩。只要再坚持四个月,我的理想就会实现。

当我以为未来风平浪静的时候,凡突然在校门口叫住了我。

“林晓风,怎么,这是要回家吗?”

“是啊,有何贵干?”

“呵呵,还记得我们的赌注吗?”

我的大脑飞快的搜索他所谓的赌注,“怎么,你,考到前300名了?”我疑惑的问到。

“什么,你竟然没看考试排名?学校前300名可是张榜公布的呀!”他有些夸张的做出生气的样子,但我看出他更多的是洋洋自得。

见我越来越怀疑,他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我,是成绩通知单,上面赫然的写着年级名次:252。

“还好生性有点二,不然真就变成二百五了。”这个说法把我逗乐了。

见我笑,他趁势说到:“怎么说,愿赌服输?明天周天,下午两点,银滩见,咱们约会吧。”说完,他大步跑开了,留下错愕的我。

也太霸道了吧,这算哪门子事,这是怕我抵赖么?

虽然说不清楚他这比二百五还二的名次是通过什么手段得来的,或许是作弊,但以学校的监考之严,总不会几门课都作弊成功吧。就当是上帝开错了一盅骰子吧,但本姑娘说话算话,可不是什么输不起的人。

【伍】愿赌服输

第二天下午两点,我如约赶到银滩。

远远的看到凡,穿一身蓝白相间的运动套装,在沙滩站立,面朝大海。海浪不大,一次一次哗哗的拍打过来,他穿的球鞋已然被海水浸湿了。
直到我走到近前,他才发现我,“呵呵,你来了”,他仿佛是从沉思中回过神来。

“要当学霸,说话算话”,我顺口编出一句来应付这个不算问题的问题。

“你这么说,我还真怀念当学渣的日子呢。”

凡与我相视一笑。

尽管两百多名还算不上学霸,不过他这么快地将自己与学渣划清界限,我还是觉得未免太自作多情了。

在春日柔和阳光的照射下,洁白、细腻的长滩泛着银光。我和凡始终保持着半米的距离,在银沙长滩上来回走着,从一端走到另一端,然后折返,画着两条平行线。

凡告诉我,他觉得我和其他女孩子不同,漂亮、聪明、勤奋,又不是那种书呆子型。凡说很早就知道我,但是那天篮球场边遇见,看到我受惊吓的样子,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我。

凡还告诉我,学校里那些关于他的传言,都是些无聊的女生编造的八卦,其实他哪里有那么多绯闻女友,并信誓旦旦的保证说自己一个女朋友都没有呢。

我没有说信与不信,但此时此地,我的内心更愿意选择相信他。

我们偶尔聊点学校的趣事,更多时间都不说话。我想着临近的高考,想着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和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,徜徉于阳光细沙和温软的海风,享受这难得的周末。他呢,在不说话的时候常常会陷入思索状态,像个沉稳的中年人,时而又返老还童般跑去追逐退去的浪花。

帅气、大方、球艺精湛、带点幽默与童真,其实也没有看到他有什么不良品行,那些不好的印象,恐怕也缘于对学渣的偏见吧。

确实,如果凡成绩好点,我跟他走在一起,也算是惹人艳羡的一对儿了。

这个下午,这个谜一样的男孩,关于突然上升的成绩,关于他在思索什么,我揣着心底的疑问,就像达成一种默契,始终没有开口问他。

【陆】更大的赌注

天色转暗,海风渐渐加大,海浪加大对沙滩的侵占。

“回了吧”,我说。

“好吧,海边转凉了,该回了。”他顿了顿,“林晓风,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?”

“看是什么问题了,我可不敢保证一定回答。”

“你高考志愿准备填哪里?” 他问,不绕弯子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我并没有直接回答。

“我想再和你打一个赌,如果我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,你就做我的女朋友。从小到现在都是你父母保护你,以后你上大学了就会离开父母,就让我来保护你吧,一言为定!”显然是提前编排好的一段话,他一字不停地说完,然后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,似乎要确认我都听清楚了。

这次我没有为他霸道地作出单方面的“决定”而气恼,这个赌注未免太大,我只是必须要更慎重的思考和回答。

如果说考入前300名是有神助,那么高考可是试金石。凡若要考入我理想中那所大学,起码得进到年级前100名;要想十拿九稳,至少得稳居年级前50名。从末等生进入前300名,和从前300名进到前100名,难度可大不一样。须知越是靠近金字塔尖的学霸群体,竞争越是惨烈;在塔尖拼1个名次甚至比在几百名时拼100个名次还要难太多。

但他要是真能完成呢,我有什么理由不对他刮目相看?

“好,我和你打这个赌。”我把北方那所名校告诉了凡。

这一次,我希望他赢,尽管希望渺茫。

【柒】最后的冲刺

那天以后,我和凡各自投入到十年寒窗的最后冲刺阶段。

偶尔,我听说凡抛弃了他那帮打球的队友,变成书呆子了。偶尔,也听说凡在某次摸底考试中考进了前200名。但更多时候,我将自己埋进书堆、题海,让自己忘却此外的一切。

当我获知自己如愿考上心中的北方名校不久,凡的电话也打来了,他兴奋的告诉我他考上了,并且立即在QQ上将录取通知书照片发给我。我欣喜、激动、为他高兴。

“我已经买好了开学的机票啦,送你一张,因为这张通知书也有你的功劳,你可不能拒绝。”

我没有拒绝,因为我惦记着更重要的事情——等到开学,我一定要揭开这个男孩的谜底,他到底是怎样完成这不可能的逆袭的。

“没问题,到学校后我就坦白从宽”,凡说。

【捌】失踪

大学开学如期到来,但是直到报道入学并且已经开课多日,都没有见到凡的影子,而且他的QQ离线、手机一直关机。这时我才发现,除了他的手机号码,我甚至没有他家和他父母的任何一个联系电话。我试着联系他的一两个朋友,但他们从高三最后几个月起,就没什么联系了。我试着发了一两封邮件给他,但是也都石沉大海。

这个人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,从我的世界里蒸发了。

你就这样违背了你的赌约吗?

我惶惑而敏感地过着每一天,期待着有什么消息,又期待着不要有什么消息。

直到这年十月底,北方已渐入寒冬。

【玖】谜底

一天,我收到一封来自北京的挂号信,信封上手写着“林晓风”。这个年代了,还有谁用笔写信?

我迫不急待的要揭开谜底——信纸上的笔迹与信封上并不一致,信是凡亲笔写成,信封是凡的父亲所写。

凡在信中告诉我,他父母经商,家业丰厚。从小学到初中,他其实成绩很好,也是学霸。但是中考结束时,凡的父母离异,对他打击很大,他觉得感情太不可靠,一家人这么多年,说分开就分开,挣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。父母为他单独存了读到博士都用不完的学费和生活费,并且承诺以后在哪里工作,就在哪里给他买房。

但他并不领情,这种金钱的恩惠,并不能弥补家庭破裂的创伤。进入高中之后,他开始自暴自弃,放弃学习,虽然上课讲的他也听,但是作业和考试总是敷衍了事。在别人面前他表现得阳光灿烂,但除了他爱好的篮球,对其他事都已心灰意冷。

直到他遇到了我,他觉得忽然找回了生活的目标,忽然理解了家庭的变故和父母的难处。与我立下赌约之后,他全力以赴投入学习,拼命想要挣回来失去的两年时光。

过程很难,但,他做到了。

在高考成绩揭晓前,他就被查出身患急性重病,但他并没有立刻告诉我。因为赌约还没有兑现,我还不算是他的女朋友,告诉我这样的消息有点冒失。同时,他一直抱着希望,这不算是无药可救的疾病,花点时间总能治好吧,所以他一直对我隐瞒着消息,希望治好之后再给我解释。

凡说,他也考虑过最坏的情况,万一治不好了,他希望我忘记赌约,就当他没有来过,他不能保护我了,就更不希望再影响我在大学的学习和生活。

拿到录取通知书后不久,他就在父亲安排下转入北京治疗。在开学前已转入重症监护,他的手机、QQ等所有通讯方式就全断了。虽然与我大学所在的海滨城市相距不远,但却似乎相隔万里。

然而病情发展很快,经过几次脊髓配型和手术,治疗并不成功。

在一度清醒的日子里,他听朋友说我试图找过他,他也一度愧于没有及时告知我实情。但他不后悔,因为等待着疾病判决的过程,真的太难熬。于是他让朋友探听到我的地址,在最后的日子里写下这封信,告知我有权利知道的一切。待疾病给出最终判决之后,再让他父亲将信寄给我。

也就是说,此刻,他已然离去。凡的父亲遵其心愿,将他带回银滩,撒向大海。

谜底已然揭开,我拼尽所有自尊建立起来的堤坝瞬间崩塌,眼泪夺眶而出。

窗外,北国冬天的第一场雪悄然落下。

落雪是泪,雪化是歌。

【拾】句号

凡当初信上交待,在我要去哪(517Na)旗下517Na旅行网(www.517na.com)上购买的机票,是严格按照航空公司退票客规执行的,他那张没有使用过的机票,可以提交因病全退。我将退回的票款和凡的父亲为他准备而剩余的冶疗费,按照凡的愿望捐给了一所乡村小学。

几年过去,我已毕业留在北方这座繁华美丽的海滨城市,投身职场,进入人人羡慕的知名企业。

每当北国落下第一场雪之后,我都会用我要去哪(517Na,股票代码:834132)公司的差旅壹号APP(tmc.517na.com),订一张飞回北海的机票,回到银滩,再吹南国温暖的海风。

我会面朝大海,告诉他,你欠我的赌注,来生记得归还。(完)

下载差旅壹号APP
联系我们:028-65557315028-65557514